鄂赣两地警务人员起争执后 江西领导赴九江调研4天


3月11日,正当特朗普仍执著于宣扬新冠肺炎疫情“容易对付”,洋洋自得于“美国政府应对得当”时,福奇出现在国会听证会上,毫不客气地揭开美国核酸测试基数过小的“命门”,称之为“一个失败”。

二人发此言论的背后,是特朗普“疫情基调”的悄然转变。

3月30日下午,此次试验的研究带头人、中国工程院院士、军事科学院研究员陈薇来看望志愿者们。再次见到自己的“偶像”,靳官萍很欣喜,回忆道:“她真的很亲切,和我聊了很多,还开玩笑说,咦,没见你长胖呀?”

“80后”靳官萍是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人,目前定居武汉,在一家上市制药公司工作。

3月20日,特朗普再次炫耀政府应对成就、渲染“美国防疫最棒”“是我让美国这么棒”,并不顾世卫组织原则称呼新冠肺炎为“中国病毒”。

参与临床试验以来,她自觉身体状况很好,只是最近几天因为武汉降温,她稍有打喷嚏、流鼻涕的症状,但并无大碍。

这一切,终于随着3月30日、31日特朗普、福奇二人“相向而行”的相继表态,算是有了一个“阶段性答案”。

两天后,福奇就对《科学》杂志表示“我永远不会这么说话”,并无奈地称“我总不能跑到麦克风前把特朗普总统推下去,既然他都这么说了,让我们想办法下不为例吧”。

靳官萍与“偶像”陈薇院士合影留念

接近17日凌晨时,靳官萍接种了重组新冠疫苗。她对记者描述:“护士熟练地推完了药,我自已用棉签按住针口,舒了一口气。感觉跟平日打针没啥区别,像被蚊子叮了一口似的。”注射疫苗之后,她在观察室待了大概半小时,而后与另外3位志愿者被统一安排住进了武汉特勤疗养中心,单人单间,接受为时14天的医学观察。